歷久彌新的“四議兩公開”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4 12:11

原標題:歷久彌新的“四議兩公開”

2018年11月2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審議《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》。會議強調,凡是農村的重要事項和重大問題都要經黨組織研究討論,村級重大事項決策實行“四議兩公開”,加強村務監督。

“四議兩公開”,即村黨組織提議、村“兩委”會議商議、黨員大會審議、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會議決議,決議公開、實施結果公開。這個2004年發端於河南鄧州的工作法,再次引發廣泛關注。

鄧州隸屬河南南陽市。日前,記者到南陽市探訪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時發現: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經過不斷發展和創新,歷久彌新,再次煥發出蓬勃生機和活力。

黨支部靠前:重大村務,先由黨支部提議

“誰要敢動我家祖宅,我就跟誰急!”河南鄧州市張村鎮朱營村朱某怒氣沖沖來到村委會。2007年中秋節,朱營村村委會主任朱志華過得挺糟心。“個個撂出來的話都噎人,讓你躲都沒地兒躲。”

弊端沉積,新農村規劃已是箭在弦上。盡管如此,群眾卻對拆遷有不小的抵觸。“不動老宅基,是為群眾著想﹔動老宅基,也是為群眾著想。”眾口難調怎麼辦?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讓各方找到了“最大公約數”。

通過“四議”,當年的一場場商議和審議,讓“是不是要規劃”變為了“如何規劃”。在政府、村庄、建筑團隊多輪互動后,規劃和建設方案展露雛形。村民對此報之以超乎想象的熱情。20天內各家各戶的舊宅基紛紛交還集體,7天內遷墳125座。

在過去,個別黨支部和村委會“各吹各的號,各唱各的調”。如今,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讓黨支部、村委會“兩張皮”變成了“一盤棋”。“事情該咋干?支部來提議,群眾說了算﹔群眾說了算,啥事都好辦。”朱志華頗有感觸,在村務工作中,黨支部靠前了,阻力就變小了﹔干部的權力變小了,但干事更容易了!

從那時起,朱營村開始變得與眾不同。一排排整齊的別墅,一片片蒼翠的綠樹。院裡蠟梅,虯枝舒展﹔房屋內外,煥然一新。

“黨心連民心,上下一條心。”朱營村村民朱貴芳說,有事多商量、有事好商量,黨員干部尊重和重視群眾,事辦起來就能很順暢。

“有事多商量”看似簡單,背后不僅有為民服務理念的轉變,更有“有事會商量”為支撐。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堅持黨建引領,通過聽民聲、集民智、聚民力,贏得了群眾的理解與支持,讓基層群眾自治充滿活力。

“‘四議兩公開’工作法實現了標准化、規范化、制度化,能夠快速提升黨支部的組織力,顯著增強黨支部的引領力,充分激發人民群眾的創造力。”南陽市委常委、組織部部長呂挺琳說。

黨員挺在前:無職有責,做事更有底氣

“這是俺家的事,你憑啥摻和?”“就憑我是共產黨員!”李東營脫口而出的這句話,讓該村養殖大戶一愣,隨后停止了爭吵。“收益是你的,污染大家擔。你覺得合適嗎?按規定,誰污染,誰埋單。再說,你和你家人也住在這兒,整天污水橫流、臭氣熏天的,心裡能舒坦嗎?”李東營的一番話,讓這個養殖大戶連連點頭說:“中!該買啥除污設備俺去買。”回憶這個場景,李東營說了幾個“想不到”——想不到提起黨員身份,村民這麼買賬﹔想不到自己願意“管閑事”﹔想不到自己這麼有底氣站出來。

75歲的李東營是社旗縣趙河街道官寺村的一位無職黨員。以前,村黨支部召集黨員開會,他總請假,“不就是去念念報、舉舉手嗎,還不如忙自己的事呢”。

官寺村黨支部書記刁自成介紹,過去“叫誰誰不應”,開黨員大會,80多個黨員隻到了不足1/4,會議表決都進行不了。如今,“喊一嗓子,全部到齊”。

改變,仍然從“四議兩公開”開始。

“看到黨員和黨支部的作用這麼大,我作為老黨員,無形中增加了責任感。”李東營說。

2018年8月,官寺村在貧困戶精准識別中採用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,化解了“非貧困戶爭當貧困戶”的難題。

“你家的情況屬於‘兒子住高樓、父母住地頭’,所以不符合貧困戶認定標准。”李東營的發言,讓李老漢頭一低,半天無語。

隨后,黨員群眾各抒己見。最終達成共識,“李老漢不能被認定為貧困戶”。

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在南陽脫貧攻堅主戰場中的運用,推進了精准識別、精准幫扶與精准退出。

在南陽,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遍地開花:全市4647個村、298個社區全部覆蓋,農村實行“四議兩公開”工作法,社區實行“一征三議兩公開”工作法,實現了在黨的領導下,還權於民,讓監督看得見、權力管得住、群眾做得了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