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“歪果仁”讓中國多了一個新“人設”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4 12:10

原標題:這個“歪果仁”讓中國多了一個新“人設”

  在中國,去哪裡找到一雙47碼的鞋,困擾了以色列小伙兒高佑思很多年。

  一段視頻的開頭,人高馬大的高佑思裹著熒光橘安全背心、頂著白色頭盔、穿著44碼的膠皮雨鞋在隧道裡蹣跚,夸張搞笑的步態拖拽出字幕《京張鐵路的人和故事》。

  2019年1月14日~16日,北京冬奧組委新聞宣傳部組織“歪果仁研究協會”自媒體團隊(以下簡稱“歪研會”)赴京張高鐵新八達嶺隧道和老京張鐵路青龍橋車站拍攝。作為歪研會聯合創始人、會長,高佑思以職業體驗的方式,與來自五湖四海的隧道建設者和堅守崗位的車站職工共同勞動,以一個“歪果仁”的視角探訪新老京張鐵路,並呈現出兩個版本作品:一個娓娓道來,主要面向國內傳播﹔一個輕鬆明快,主要針對海外受眾。

  老京張鐵路歷史逾百年,正在建設的京張高鐵將連通2022年冬奧會三大賽區——北京、延慶和張家口,將於今年底通車運行。因此,兩版不同風格的視頻在春節期間、北京冬奧會開幕倒計時3周年之際推出后,“到長城腳下修地鐵的90后外國小哥”就引發國內外網友熱議。

  兩個視頻在國內微博、微信和嗶哩嗶哩等平台發布后,國內總播放量近2500萬﹔4分鐘國際版目前播放量已超過125萬,評論數百條。

  “我們擅長宏大敘事,他們常用具象表述”

  “這是北京冬奧組委外宣工作的一次破局嘗試。”北京冬奧組委新聞宣傳部部長、北京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常宇,大量工作是與國際奧委會、各單項體育組織以及外媒打交道,在溝通過程中,他時常能感到中西方敘事邏輯的不同,“我們擅長宏大敘事,他們常用具象表述”。

  在冬奧會這樣的國際公共話語平台上,倘若能從外國人的視角介入、用外國人能接受的方式去傳播,再借助年輕人熱衷的短視頻自媒體,能否展現一個更鮮活的中國?

  高佑思穿著工作服在國貿地鐵站指揮人流的畫面,吸引了北京冬奧組委新聞宣傳部工作人員的注意,歪研會深度體驗式視頻《別見外》的第一集,就讓以色列小伙體驗北京地鐵的志願者,這個藏在地下的世界,全天承載著比以色列總人口還要多的人次運輸壓力,人群熙攘中,高佑思半臉認真半臉迷惑的表情,將融合與差異表達得恰到好處。

  嘗試,從今年初開始。

  常宇對歪研會的同一主題作品提出3個版本的要求,“較長的供電視台播放,時長居中的投放國內社交媒體,特別精簡的主打海外移動端。”北京冬奧組委給了團隊最大的創作自由。

  “京張鐵路全線最長、環保要求最嚴格、工期最緊張……”兩次下穿八達嶺長城的新八達嶺隧道,帶著一串光輝的“最”字出現。

  歪研會內容合伙人劉祺的第一反應就是“太大了,不太符合海外互聯網傳播習慣。”他像揮舞剪刀的發型師,用代入感強的角色扮演、快節奏的敘事,把悠久的歷史和厚重的人文打薄,分明層次,“讓高佑思基於行動完成觀察和體驗,呈現出不同於中國人的視角。”在劉祺看來,摒棄冰冷的概念和數字,從小切口見微知著,反而能消解宏大敘事帶來的壓力。

  青龍橋車站堅守了38年的站長楊存信,在以往的媒體報道裡常是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,而在歪研會的鏡頭中,他站在鐵路邊打了個噴嚏,高佑思給他遞了一張紙。“站長為什麼不能有可愛的一面?”這個細節正是劉祺希望表現的“有血有肉”。

  “海外的版本需要迅速抓住受眾的眼球,節奏要跑在觀眾前,因此會有一些劇本的設置。而國內傳播的版本,則需要更細膩綿長的節奏,去反映撐起中國基建神話的是怎樣一群人。”歪研會聯合創始人兼CEO方曄頓表示,盡管輸出的節奏不同,但內容都必須真實。

  “我怕冷、怕不安全。”高佑思幾乎不參與踩點,帶著未知去體驗,才能給出最真實的反應。“一開始會有很多看上去很傻的表現,感覺他是全中國最慫的外國人。”面對劉祺的打趣,高佑思認真回應:“我就是慫,要展現出從慫到不慫的狀態,才能體現成長。”

  拍攝那幾天,氣溫多在零下十幾攝氏度,隧道中不僅沒有想象中陰冷,還帶給高佑思巨大的震撼。在如科幻電影中地下城市一般的隧道施工現場,他親見並參與了鋪設鐵路的繁復工序,“好像每個人都很了解流程,不用溝通都知道自己該怎麼做”。他主動回答了境外網友關於安全性的疑問:“我在那裡待了幾天,很有安全感。”

  在看不見陽光的隧道裡,高佑思和來自貴州的工人夫婦一起澆筑和精調軌道板﹔在食堂和年輕的工友刷抖音,聽技術主管解釋隧道穿山體的走向,順便打趣微信頭像是女朋友的他是“妻管嚴”,“跟不同年齡和文化程度的人都有很多話題”。

  那些“精神混血”的年輕人

  這次視頻“任務”應和了高佑思初到中國內地的前3天——去鳥巢看奧運、登長城、從北京坐火車去上海。